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萬古仙穹 > 第三十四章 老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無疆天都!

    孔宣、蚊道人等人應命而回。

    沖天殿口,與墨亦客等人匯合,講述倉頡府外之事,同時收到關于古海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不好了,白至尊前往、前往三清殿了!”一個侍衛匆匆忙忙的前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古秦等一眾大瀚官員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特別陳天山,此刻頓時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白自在臣服大瀚天朝,那是因為大瀚的強勢,不得不服,那是因為有圣上壓著他,可如今,圣上前往閉關,無疆天都還有誰能壓得住白自在呢?

    這時候,白自在要是造反,那該如何是好?

    所有人頓時向著三清殿望去。

    果然,白自在就在三清殿口。

    不過,并不是眾人想象的那般搞破壞。

    而是和那老頭,坐在書桌前,一人抱著一臺電腦,在相互對抗之中。

    劍拔弩張的場面沒出現,非常詭異的和諧畫面,白自在全神貫注的盯著面前電腦,手指頭不斷點著鼠標。

    白自在點了半天,無比焦急。繼而變的猙獰了起來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白自在猙獰的面目才停了下來,只是,依舊氣憤難當。

    “小白啊,輸給我是正常的,不要往心里去,別急,我這還有魔獸,待會教你!”老頭語重心長的看向白自在。

    小白?

    白自在臉色一黑,還從來沒人敢稱呼自己小白,這小老頭,找死不成?

    老頭輕輕拍了拍白自在肩膀:“別生氣,小白,第一次玩,就是這樣!”

    那語重心長的模樣,明顯是看一個小輩的模樣。

    白自在哪里受得了?

    “什么破游戲,什么玩意?你是哪冒出來的,敢稱呼我小白?”白自在頓時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老子!”老頭笑道。

    老子?

    白自在頓時臉色一變,這是圖窮匕見了?剛才還語重心長,轉眼就占我便宜了?老子?你也敢做我老子?

    “哼,你敢罵我?”白自在眼睛一瞪,就要抱起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白自在站起,但,老子拍在白自在肩膀的手卻沒有拿下,白自在猛地一沖,居然被這手掌壓的沒站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下,瞬間讓白自在臉色一變,知道眼前之人的強悍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老子!古海見了我,也稱呼我老子。”老子淡淡道。

    古海也稱呼你老子?

    瞬間,白自在的暴脾氣壓了一些下去,難道他真的叫老子?

    “年輕人,遇事不要沖動!”老子語重心長道。

    “年輕人?哈哈,你認為你比我還老?還有,你叫老子?我怎么沒聽過?古海也受得了你叫老子?”白自在一臉不信。

    “呃,看來,你對稱呼還是挺上心的,稱呼而已,一個代號而已。不用太較真!”老子勸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太較真,你說的輕松,你這是占我便宜,我憑什么不較真?”白自在恨聲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么在乎,那好吧,下次,我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,他叫孫子!也算緩緩你的脾氣了!”老子微微嘆道。

    白自在:“!”

    白自在感覺,自己完全跟不上這老頭的套路。最關鍵的是,自己還探不透老子的底細。剛才那隨手拍自己肩膀,自己居然沒壓得過他?

    白自在心中很少郁悶。不過,老子也沒給他太多的思考時間。

    “來吧,再來一局,你自己多熟悉一下!”老子說道。

    白自在:“!”

    玩了一下午的連連看,白自在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。居然一下午,都沒贏過,還是那什么垃圾游戲連連看?

    在大瀚群臣古怪的目光下,白自在鎩羽而歸。

    遠處。陳天山等人也露出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“墨先生,你說,這白自在一下午陪著那位前輩干什么?為什么他表情那么古怪?”陳天山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前輩應該用某種非常強大的專業學識,摧毀了白自在的自信心!”墨亦客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前輩,看來不簡單!”孔宣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剛才偷偷聽他們對話,那連連看應該是某種非常復雜的陣法!”蚊道人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不像,我覺得是某種復雜的法術!”龍神嬴猜測道。

    大瀚群臣的對話,遠處回寅神殿的白自在也聽在了耳中,白自在沒有去解釋,也沒臉去解釋。那么弱智的一個游戲,自己居然還玩了一下午?而且還沒贏過?今天太背了。

    倉頡府邸,修三千陣之中。

    陣法開啟的一瞬間。古海就好似瞬間置身到了一個詭異的空間。

    空間四周,氣彌漫,同時,有著三千大道的光影。

    每個大道之下,都坐著一個朦朦朧朧的身影。

    古海仔細望去,卻看不清這三千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古海坐下大地,忽然冒出一道道經緯之線,快速的分割,將整個地下都分割成了一個巨大的棋盤。

    棋盤是無限的,覆蓋了古海和那三千大道下之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古海面前,頓時出現一堆棋子。

    “黑子先!”陡然一個聲音從天空響起一般。

    古海微微一怔,什么叫黑子先?

    難道要我跟他們下棋?可是,和誰下棋呢?這里可是三千人,而且,誰的面目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也就在古海好奇之際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好似一陣清風吹過,慢慢的將籠罩三千人的白氣吹散了,露出內部三千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古海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卻是這三千人的模樣,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樣。一個個面露凝重的盯著自己。

    三千個自己?

    “黑子先!”又一個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古海一陣凝重。

    這時,倉頡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    “圣上,這三千人,是臣以修解析三千大道而成的道身,以你心境為棋力,你的棋力多強,他們就有多強,同時,他們還有大道解析,棋力滔天!”倉頡說道。

    古海眼睛一亮道:“你的意思,我要一個一個棋敗他們?”

    “不,你是同時和他們三千人一起下棋,這局棋是無限的,你與他們同下,雖然是分割開的三千個棋盤,但,到了后期,棋子慢慢填滿棋盤之際,三千棋盤就連為一體,你是和他們三千人同下一盤棋。祝你好運!”倉頡說道。

    古海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同時斗戰三千個自己?棋力和自己相當,還有三千大道的解析。這是,這是讓自己獨斗三千大道啊。

    “黑子先!”那聲音再度響起。

    古海知道這局棋的可怕,可,縱是如此,古海也沒有絲毫退縮。

    觀棋老人殞落之后,自己棋力就無法再提高了,因為,沒有足夠的對手,當今天下,無人可比。巔峰是最寂寞的。

    如今,如此可怕的一盤棋,古海豈會放棄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三千枚黑棋,頓時落在了巨大的棋盤之上。三千黑棋,排列出一個大大的朕字。

    三千個一模一樣的對手,也各自取出一枚白子。輕輕落子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三千個都是古海棋力的人,其落子之力,也瞬間高下立判。瞬間,三千白子,排列出一個大大的道字。

    不僅排列出道字,更將古海那個朕字分割而開,沖擊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個道!朕今天就斗你三千大道!”古海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又是三千棋子頓時灑出,三千棋盤,正式運轉起來。同時不斷擴張,不斷向著大融合棋盤覆蓋而去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天地至局,復雜程度,自然駭人聽聞。

    兩方落子之際,漸漸的,棋盤上產生一股股虛影,仙禽神獸無數,仙樂飄飄,異香四起,甚至,一些地方還冒出一朵朵蓮花圖案。

    兩方漸漸的不再是下棋了,而是一種世界的對撞,又或者是創世、滅世之斗一般,整個世界都在發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之中。

    古海徹底沉浸入這一局棋了。

    超脫棋局之外,似白霧環繞之中,倉頡眼中閃過一股贊嘆的看著古海那局棋。

    “或許,或許圣上棋力,真的能超越觀棋老人!”倉頡眼中閃過一股強烈的期待和無限的滿意。

    隨著古海閉關軒轅城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仿若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天魔圣地短短時間,已經全部收入大瀚囊中,萬壽道教千座城池,也全部收入大焱天朝了。

    天下官員,都知道圣上神威,并且明白即將到來的與仙人之戰,所有官員不敢懈怠,四處安撫民眾,宣傳古海仁義。

    一卷卷小說,一個個童謠,一首首詩詞歌賦,都在歌頌著古海,讓天下百姓,從心底里接受古海的偉大,和對大瀚天朝的認可度。

    寅神殿。

    白自在聽著黑白無常的匯報,最終微微一嘆。

    “大勢所趨,古海終得了天下!”白無常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主上,我們就不要再有搖擺了,既然認定古海,那就不要變了,因為,我們的一切,已經押在古海身上了!”黑無常勸道。

    白自在眼中還有一絲掙扎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大殿之中,微微一顫,一股黑氣凝聚,繼而黑氣中,冒出一只黑色的小上天之眼。

    “六道仙人?你怎么又來了?”白自在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歡迎我?”上天之眼冷聲道。

    黑白無常臉色一變。白自在也是神色一陣復雜。

    “白自在,你可要想好了,你跟我站在對立面,我出關,就是你的死期!”上天之眼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我!”白自在臉色一陣復雜。

    白自在感覺自己好郁悶,為什么都要逼我呢?

    黑白無常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卻在此刻,大殿中忽然又傳來一個聲音:“小白,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忽來的聲音,讓三人陡然汗毛一豎,驚訝的望去。

    卻看到,老子已經踏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進來的?”白自在驚訝道。

    “你門沒關,我就進來了啊!”老子很理所當然的指了指門口。

    大門果然開著一條縫。

    眾人:“!”

    “咦,小白,這玩意是你說的六道仙人?也不怎么樣嘛!”老子微微奇怪。

    探手一捏,將那虛弱的只有指頭大小的上天之眼掐在了指尖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上天之眼驚訝道。

    “呦,還是活的,炒炒應該挺好吃的,小白,這就孝敬我了!”老子取出一個小瓶子,將那上天之眼裝了進去。

    白自在伸了伸手,一時不知說什么。炒炒挺好吃的?為什么聽了那么古怪呢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不會是連連看輸怕了吧?沒事,今天我帶你玩別的游戲,唉,人一老,就閑得慌,對了,你們剛好三個人,今天,我們搓一圈麻將吧?我教你們!”老子笑道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