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萬古仙穹 > 第二十六章 預言師和天眷之人的碰撞

第二十六章 預言師和天眷之人的碰撞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混元盾?血獄仿刀?”

    秦子白看著手中的刀柄和斷盾,額頭冒出一股冷汗,這可是自己最強大的兩個寶物啊,剛才被古海一刀斬下,摧枯拉朽,一刀兩斷?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逃得快,若不是混元盾和血獄仿刀幫自己擋了一下,自己剛才就被斬了。www.ekbagd.tw

    自己就算實力強大,也不可能有這兩個寶物堅固的。

    一身冷汗的秦子白,抬頭看向遠處古海。

    古海的氣焰小了很多,手中的絕生刀再度恢復到了一開始,布滿了裂紋。

    “古海!”秦子白帶著一絲驚懼的寒聲道。

    古海喘了幾口氣,恢復如初,手中抓著絕生刀,冷冷的看向秦子白。

    “秦大帥?呵,要不要再試一次?”古海冷笑道。

    秦子白雙眼微瞇:“哼,你的絕生刀,又裂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裂了,但,朕可以再開封一次!秦大帥?再來一次嗎?”古海面露猙獰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開封,會和我廢話?”秦子白沉聲道。

    古海一手握著刀柄,一手再度如剛才一般,做著‘開封’的準備一般。

    補天力沒有了,但,古海不能失了氣焰,否則,一旦被對方看出,自己就真的糟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試試!”古海面露陰冷。

    秦子白眼皮一陣狂跳,能猜出古海已經到窮途末路了,可,秦子白卻不敢賭,因為一旦賭輸,就是死。

    古海臉色陰沉,秦子白也是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二人的戰斗,卻是詭異的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四周盡皆靜悄悄的一片。

    城中人,城外將士,盡皆盯著這生死決戰的二人,卻無人上前,也沒能力上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陡然,北方傳來一陣陣轟鳴之聲。

    卻看到,北方百艘飛舟,呼嘯而至。

    “那邊,那邊,快,快!”龍婉鈺站在中央的飛舟頭驚喜的呼喊著。

    神武王目眺遠處,陡然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“古海對戰秦子白?而且還僵住了?不可能吧?”司馬長空驚愕道。

    何止司馬長空,神武王也是驟然捏起拳頭,看向古海之際,神色也露出了一絲忌憚。神武王看的角度和別人不同。

    昔日古海打敗呂陽,那是為皇甫朝歌報仇,借仇恨才調動了天下之勢,如今和秦子白不分勝負,肯定又調動了大瀚天下之勢。

    這才多久?這才幾個月?昔日神麓皇朝的二十四城池百姓,愿意借力量給古海了?

    這才多久,就收了民心?這是神武王最忌憚的地方。www.ekbagd.tw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百艘飛舟,轉眼到了近前,卷起滾滾大風。

    古海、秦子白盡皆臉色一沉,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龍神武?”秦子白臉色一冷。

    眼前局面,卻是超過了秦子白的預計,神武王怎么會來?他不應該坐等古海被我殺嗎?

    局面變的復雜了起來,對付古海,好似告一段落,秦子白開始戒備神武王了起來。

    后方,秦子白的五百萬大軍中,有著大軍也駕著百艘飛舟快速飛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兩方飛舟,頓時對峙而起,飛舟上將士,各自抓起弓箭,冷冷的看著對方。

    “秦子白,好久不見了!”神武王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神武王?你是來幫古海的?”秦子白寒聲道。

    神武王并沒有回答他,而是扭頭看向古海。

    “古先生,好大的本事,本王,卻還是小瞧了你啊!”神武王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神武王大駕光臨,古海有失遠迎了!”古海微微一笑,并沒有表露什么。

    “姐夫,哈哈,老頭子終于同意,讓我來找你了!”龍婉鈺卻是興奮的叫道。

    腳下猛地一踏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龍婉鈺頓時跳到古海所站的山峰。

    “郡主,小心!”流年大師臉色一變,和一群龍婉鈺的護衛,頓時飛到了古海周徹。

    身邊忽然多了一群人,抓著骨刀的古海,卻是驟然一陣皺眉。

    “你剛從大乾朝都來?”古海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那當然,老頭子那邊,我可是磨了好久,哈哈,流年老禿子,你說是吧?”龍婉鈺得意的看向流年大師。

    流年老禿子?

    流年大師一陣苦笑。雖然龍婉鈺說話不討喜,但,終究沒有壞心,能這樣數落自己,或許是認可自己吧?

    流年大師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對面,秦子白依舊冷冷的看著古海,此刻斬殺古海?還行嗎?

    不說自己能不能對付古海,就算能滅了古海,神武王大軍抵達,自己還能如愿以償得到大瀚二十四城池嗎?

    秦子白臉色越來越陰沉。

    神武王轉而看向秦子白:“呵,秦子白,退兵吧!本王已來,你已功虧一簣!”

    “哼,功虧一簣?未必!”秦子白眼中閃過一股不甘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古海,我回來了,我回來了,哈哈哈哈哈!”遠處天際陡然傳來一聲猖狂的大笑之聲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眾人扭頭望去,卻看到鋪天蓋地蝙蝠向著戰場中心而來。

    鋪天蓋地的蝙蝠,一眼望去,最少有千萬之多,其中更有著一些血色蝙蝠,露出猙獰之色。

    眾蝠環繞中心一個全身冒著紅光的男子。

    正是昔日北伐軍第八軍團長,常明。

    被上官痕的蛇毒所傷,卻墜入山谷,得了奇遇的常明。

    常明一趕到,就看到了此刻爭鋒相對的混亂場面,但,常明自認神功大成,一點不怕,轉眼帶著滾滾蝙蝠,已經到了戰場中心。

    “古海,我回來了,還有,那個下毒的卑鄙小人,一起出來受死!”常明面露猙獰道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吱吱吱!”

    無數蝙蝠瘋狂的拍打著翅膀,城中百姓都露出擔憂之色。

    “常明?”秦子白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大帥,你也來對付古海的嗎?哈哈,這是神武王?大帥,你對付神武王即可,這個古海,交給我就行!”常明眼中帶著一股堅決。

    后背巨大的蝙蝠翅膀拍打,常明口中更是露出兩根猩紅的獠牙。

    “呃,這長的一臉倒霉相的人,是誰?”龍婉鈺一臉厭惡的看向常明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古海舍命救了龍婉鈺,龍婉鈺也就徹底認可了這個姐夫,娘死了,姐姐死了,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就是古海了。

    現在,一個黑袍人不知從哪冒出來的,居然大言不慚的侮辱姐夫?

    怎么看,都怎么不順眼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,你說什么?你說我長的一臉倒霉相?哈哈哈哈哈!”常明氣極而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嗎?你這模樣,肯定在我姐夫手上吃了大虧,就你那衰樣,還想找我姐夫麻煩?”龍婉鈺頓時不客氣的罵道。

    常明是天眷之人,在常家嬌生慣養。

    可,你再嬌生慣養,能嬌生慣養過龍婉鈺?我就罵你了,又如何?讓我不開心,我管你是誰,照罵不誤。

    流年大師往前靠了靠,露出一絲苦澀。

    龍婉鈺不管常明多強大,可流年大師明白啊,這氣勢,明顯開了天宮的,自己都不是對手,龍婉鈺還真是傻大膽啊。

    神武王臉色一沉,也是戒備而起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龍婉鈺不能受傷,否則圣上一定會怪責自己的。

    常明盯著龍婉鈺了一會,忽然發現,這龍婉鈺好似比古海更討厭一般。

    “說我衰樣?說我倒霉相?小丫頭,你懂個屁,老子天地庇佑,萬事萬順,就是上次失誤中毒,也得到了……,哼,倒霉相的是你,我馬上就讓你知道你剛才的話有多可笑!”常明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說你倒霉相,你還不信,急匆匆也不知趕來干什么?馬上又要被抽!衰樣!”龍婉鈺一臉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抽我?誰敢抽我?”常明不爽的看著龍婉鈺。

    “你爹抽你!”龍婉鈺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罵我?”常明頓時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誰罵你了,你個倒霉的東西,離我遠點,別傳染我了!”龍婉鈺頓時叱喝道。

    秦子白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常明倒霉?這小丫頭瘋了吧,他可是天眷之人,萬事萬順的啊!

    “你才是衰樣,你才倒霉相,小丫頭,我會讓你知道什么是倒霉相,什么是衰樣的,你馬上就是了!”常明一聲怒吼。

    探手一揮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身后的蝙蝠一個個全部暴戾而起,似乎要沖向龍婉鈺,給她個教訓一般。

    古海臉色一沉,往龍婉鈺面前一檔。

    “姐夫,沒事,他馬上就要被抽了!倒霉蛋一個,還怕他干嘛?”龍婉鈺頓時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倒霉蛋,我要你倒霉蛋,給我去!”常明面露猙獰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陡然天際傳來一聲巨吼之聲,聲音很大,一瞬間傳入全場。

    巨大的聲音下,頓時驚得所有蝙蝠都是陡然一頓,原先猙獰無比,轉眼變的驚恐了起來一般。

    “嗯?”常明臉色一沉扭頭望去。

    卻看到遠處天際,再度一道黑光直沖而來,速度非常的快,一瞬間就到了眾人中心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陣大風吹過,那黑光中人影定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神武王臉色一沉:“常勝?”

    “常勝大公爵?”秦子白也是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爹,你怎么來了?還用血脈壓制我的蝙蝠?我要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,你攔我干什么?”常明頓時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常勝一巴掌抽在了常明臉上。

    “孽子,放肆!”常勝喝道。

    常明捂著嘴巴,委屈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說的吧,你這衰相,要被你爹抽,你還不信!哈哈!”龍婉鈺頓時得意道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