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第一狂妃 > 第3664章 女帝醉酒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七殿王猶如受傷的小獸般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被輕歌一頓兇喝,不敢再把手抽回了,任由輕歌包扎傷口。

    雖說這般包扎,對于一個大老爺們來說有點兒小家子氣,但七殿王的心里那叫個高興。

    七殿王即便憋著笑,眼角眉梢還是忍不住的上揚了。

    有這樣一個外孫女,宛如見到了寶,就連做夢都是笑開了眼。

    明皇郡主見輕歌兇喝七殿王,目光流露出了憤然之色。

    她一向敬重的父親,竟被夜輕歌這樣對待?

    明皇郡主即便心有忌憚,還是開了口:“歌兒,父王是你外公,對待長輩需要客氣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誒,明皇,不要嚇到歌兒了,歌兒年紀小,也是為了關心我。”

    七殿王連忙道。

    見七殿王還在為輕歌說話,明皇郡主一度懷疑七殿王是被夜輕歌下了降頭,何至于把這個丫頭當成寶來對待?

    就連她以前,都沒有這種對待,父王就算再疼愛她和玲瓏,也有著父親毋庸置疑的威嚴。

    現如今,七殿王在夜輕歌面前這般聽話,明皇郡主可謂是恨得牙癢癢。

    王妃見此,拉住了明皇郡主,笑道:“歌兒,你明皇姨沒有惡意的,她也是由衷的接納你。”

    輕歌面色冷漠如霜:“我只有一個姨,是玲姨。”

    明皇想當她姨?

    下輩子吧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,更是激怒了明皇郡主。

    明皇郡主怒視輕歌,“夜輕歌,這就是你對待長輩的態度?”

    “父王,你看她,連姨都不叫!”

    明皇郡主想要扳回一局。

    她知道,在七殿王看來,禮儀尊卑是不能忘了的。

    就算七殿王再寵愛夜輕歌,也該有個度,有個分寸,夜輕歌敢當眾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,相當于,已經在七殿王那里判了死刑!明皇郡主期待地看向七殿王,等待七殿王的處理結果。

    怎料,七殿王眉頭一皺,說:“歌兒才來到府中,她若不想喊,你何必逼著她喊,你看看你,還有半點兒長輩的風度儀態嗎?”

    明皇郡主睜大了雙眼,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王妃悄然地扣住了明皇郡主的手,輕輕按壓了幾下,讓明皇郡主稍安勿躁,先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這個王府,絕大多數的人,都已經向著夜輕歌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七殿王堅定的態度,更讓明皇郡主和王妃心寒了。

    看來,苦守王府幾十年的母女倆人,更像是外人。

    王妃說道:“的確,王爺說的對,歌兒若是不喜歡的話,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明皇郡主看了看四周的人,避免叫人笑話,不再鬧了。

    阿柔揮手破去金蓮陣法,被束縛在陣法內的十二位天壇大師,蜂擁而去,沖向了秦靈祖。

    “醫師呢?

    醫師何在?”

    天壇大師急道。

    秦靈祖這樣的傷勢,必須趕緊治愈,否則越拖越嚴重。

    蓬萊大師驀地看向了東方破,他見過此人,記得,他是藥王之徒東方破。

    既是師從藥王,醫術必然了得。

    “東方醫師……”蓬萊大師走向了東方破。

    東方破悄咪咪溜走,破破什么都不知道,不關破破的事。

    輕歌看著東方破腳底抹油般躲掉,揚起了一抹笑。

    天壇大師沒有法子了,只好先給秦靈祖服用珍品丹藥,再小心翼翼地把秦靈祖帶走,回到天壇尋找治療方法。

    至于為秦靈祖打抱不平、尋仇的事……十二位天壇大師心中極為默契,誰都不敢提,不敢為秦靈祖出頭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,都怕被砍。

    女帝下手毫不留情,出刀快狠準。

    誰敢?

    誰都不敢。

    天壇的天機師們落荒而逃,臨走前,蓬萊大師立于半空,回頭看向了青衣少年:“小峰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少年來到了張離人的身邊,慕容川和武臺領主都已呆滯,不知這是鬧得哪一出。

    卻見青衣少年滿臉嚴肅,鄭重其事地鞠躬,道:“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他,嗅到了他的氣味。

    張離人問:“看見了?”

    “看見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少年乘風而去,走后,慕容川問:“離人老弟,你們這說話跟對暗號一樣,看見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不刨根究底問個明白,慕容川心里癢癢。

    張離人高深莫測,慕容川氣得不離他了。

    還別說,九尺莽漢生起氣來,可愛到家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個天機師離開九界,輕歌揚起了青蓮披風,肩扛寶刀,走在最前方:“今無墮妖,將是天明,都與本帝來,喝個盡興!”

    驟然,天地間響起了無數修煉者們狂熱的歡呼聲。

    一群群人,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晨光熹微。

    黎明。

    東方那一輪朝陽,經過一夜的努力,終于沖破了黑夜,將光芒帶給莽莽大地。

    曙光照亮這座充滿了硝煙的城,火焰天下,萬丈青陽的光中,她走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誰也忘不掉,那飛揚起的青蓮披風有多美。

    輕歌來到紫云宮,心神微動,精神之力傾巢而去,只見炸裂的聲音響起,紫云宮的四面墻壁,全部坍塌。

    “來者皆是客。”

    輕歌擺了擺手,道:“把九界的酒,都拿來!”

    紫云宮主看著倒塌的墻壁,肉疼不已,懷疑夜輕歌是故意的,借著迎客的理由來拆他的家。

    以紫云宮為中心,里三圈,外三圈,密密麻麻都是人。

    羅三公今兒個高興,把酒窖內的酒,都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各府全都取酒,今日,不醉不休,歌唱勝利。

    輕歌斜臥寶座,青蓮披風曳地,她高舉晶瑩剔透的白玉酒杯,杯口倒下,酒水傾瀉而出,流入口中。

    咽喉滾動,貪婪地喝著美酒。

    一縷酒液,自然唇邊滑下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酒漬,笑時,面頰的血痕,盡顯妖冶。

    她孤傲美麗,如黎明前夜的罌粟花,燃盡生命,極致的綻放。

    她的手背,正是一朵,血色的罌粟花。

    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數萬修煉者,全都停下了喝酒的動作。

    一雙雙眼睛,皆是看著了她。

    女帝醉酒,名……響千古!這喝酒的風韻,誰都學不來。

    她是個確確實實的一階玄靈師。

    可這一刻,見她者,都是臣!天地間,她為君!此等傲,此等霸,千古難有!今日,注定大醉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