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九星毒奶 > 599 冠軍!冠軍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華夏勝利?”

    “華夏勝利!我聽到了!華夏勝利!”

    觀眾席中,那一片深紅色的海洋瞬間沸騰開來。

    “哇!贏了!贏了!”夏妍臉上充滿了狂喜之色,轉身去尋找韓江雪。

    卻是發現韓江雪已經被武耀再次拋向了空中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烏拉!”武耀雙手接住了墜落下來的韓江雪,再次扔向了高空。

    韓江雪卻是已經顧不得許多了,盡管身子被上下拋動,她一雙眼眸始終緊緊盯著場上的江曉。

    宋春熙一手捂著嘴,看著那仰頭望天的江小皮,與這孩子的相遇,仿佛還是在昨天。真的無法想象,這樣一個皮里皮氣的小家伙,竟然走到這一步,取得了常人無法企及的至高榮譽。

    “冠軍!冠軍誒!小皮!呀!小皮!”吳曉靜大聲的叫喊著,直接被余燼趁機抱住,激動的慶祝著......

    一旁,趙文龍和后明明并肩而立,兩人的姿勢一模一樣,雙手交叉環胸,目光透過這歡呼雀躍的人群,看向了場地上那靜靜佇立的學弟。

    一個多月以前,后明明希望趙文龍給小毒奶留些面子,別在校內資格賽的場地中,讓江曉無奈離去。

    一個多月以后,后明明與趙文龍,靜靜的佇立在場邊,看著小毒奶步步為營,步步成神。

    這種滋味很奇妙,如果是未嘗一敗的后明明,也許還沒有此事這樣的心態,但此時此刻,后明明依舊把江曉當成對手,卻也當成了追趕的目標。

    “贏了!贏了!真的贏了!”馬柯忘我的呼喊著,“你們聽到了這里的歡呼聲對嗎?你們看到了華夏健兒再次佇立在了世界之巔,對嗎!?”

    “雙黃蛋!史無前例!團隊與個人賽雙冠!”葉尋央激動的歡呼著,“2017年,這是足以再入世界史冊的一年!華夏團隊展現出了讓人瞠目結舌的實力,贏得了團隊與個人賽的雙冠軍!”

    馬柯拍打著桌子,高聲喊著,對江曉的比賽對手如數家珍:“一輪天竺隊長!二輪日不落隊長!三輪楓葉隊長!四輪皇家海葬王!五輪米國喬治星!六輪華夏謝焱!七輪東道主金平昌!八輪霓虹隊長!九輪歐洲之盾!”

    葉尋央:“對于江小皮來說,這是一趟怎樣的世界杯之旅!?沒人妄想過輔助能站在世界的最巔峰!”

    馬柯:“九場比賽!他帶著自己的北斗九星圖,斬碎了九顆璀璨的星辰!”

    葉尋央突然笑著說道:“世界杯給江小皮的九位對手都賦予了傳奇般的稱號!既然江小皮手執巨刃、碎裂九星,那么從此刻起,江小皮是否該被官方認證為...九星毒奶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天空中的烏云散去,藍天白云、碧空如洗,陽光照耀著這片坑坑洼洼的綠茵場地。

    尼爾·穆勒已經被抬出了場外,不知他是否還有性命參加頒獎典禮。

    江曉佇立在場地中央,環視四周,看著那群為他歡呼大吼的人群,哪怕是在傷淚與鐘鈴的綜合效果之下,江曉的情緒也在不斷的回升著、迅速回暖。

    替補席上的教練團隊已經抱成一團,歡呼雀躍。

    唯有方星云,一步步的走向了賽場,邁過那早已經坍塌、破碎不堪的鐵籠,走向了場地中央的江曉。

    12年前,她沒能站在那最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12年后,她的學生,完成了她的夙愿。

    事實上,方星云心中有些慚愧,她并不認為在過去的一年時光中,她真正的教導過江曉什么。

    她給出了那一封至關重要的推薦信,她看到的更多是江曉的精神意志、是他那一顆拳拳之心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切,便已經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料,她就這樣看著江曉一步步的向山峰攀爬,拽下了一個又一個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對手,最終轟碎了那最強防御的歐洲之盾,爬到了世界的最高峰。

    從俯視,到仰視。從愛惜,到仰慕。這是一名帝都星武教師、一名曾經的世界杯殿軍,在這一個月以來的心路歷程。

    江曉看到了邁步接近的方星云,他轉過身,臉上終于露出了真實的笑容,攤開了手臂。

    方星云直接撲進了江曉的懷里,巨大的力道讓江曉向后退了足足兩步。

    江曉:“謝謝你,方老師。”

    方星云:“不,孩子,你教會我更多,是我要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視線里,江曉看到了正前方極遠處,那一抹寶藍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江曉忍不住咧嘴一笑,對著那身影眨了一下左眼。

    海天青舉起右手,亮出了大拇指,一步步向球員通道內退去,在江曉的懇請之下,兩人的陰謀詭計,已經得到了國家隊的許可。

    有實力的人,的確能受到更大的關注與關懷,江曉的面子的確很大,大到國家隊能夠單獨給他另外要了一間更衣室,大到海天青可以用花瓣鋪滿那個房間。

    方星云站直身子,退后一步,一手輕輕的抹著江曉額頭的雨水:“你不知道我現在有多么高興。”

    江曉看著方星云那雙溫柔的眼睛,開口道:“你高興的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方星云面色一怔:???

    江曉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,轉頭看向了迅速平整場地,搭建領獎臺的工作人員,開口道:“就要參加頒獎典禮了,我去清洗一番。”

    方星云點了點頭,卻是嗔怪道:“不要總說些胡話。”

    江曉一邊和方星云走向場外,一邊說道:“我是認真的。”

    方星云當即擔憂的詢問道:“會發生什么事么?你聽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江曉連連搖頭:“不,我的意思是,一會兒你會更加高興的。”

    方星云想了想,這才舒了口氣,卻是會錯了意,點頭道:“能看到你一會兒捧起星武世界杯,我當然會更高興。”

    江曉沒再解釋,懷揣著100點勝利場次的技能點,以及那1000奪得世界杯冠軍的技能點,迅速走回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江曉和海天青當然不會犯低級錯誤,江曉的更衣室依舊未變,海天青是在另外的一個更衣室布置的。

    江曉在衛浴間里仔仔細細的清洗了一番,在國家隊隨隊人員的催促下,他迅速沐浴完畢,換好了嶄新的國家隊服,跟著工作人員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自從他在球員通道里走出來的那一刻起,本就喧囂熱鬧的賽場,氣氛更加熱烈了。

    綠茵場地在星武者的工作之下,已經恢復了平整、甚至連草皮都是一片翠綠,這里仿佛沒有發生過任何戰斗,周圍那些稀碎的鐵籠早已拆去。

    在陽光的照射下,部分地塊的草皮還濕漉漉的,水珠映出了晶瑩的光芒。

    江曉看到了那佇立在中場南側,靠近觀眾席的領獎臺,并沒有一般競技中獲得1、2、3名的高低臺階,那里就是一個大平臺。

    被工作人員邀請上去的,除了江曉之外,還有國家隊個人賽的團隊工作人員,在華夏總領隊的強烈要求下,其余個人賽的參賽隊員,紛紛從南側觀眾席上躍下來,加入了華夏方陣之中。

    除了華夏的方陣,在這塊場地上,沒有任何意志共和國和霓虹國的選手和工作人員。

    在那巨大的頒獎臺上,一個金燦燦的獎杯。

    在這光鮮亮麗的獎杯背后,蘊含的不僅僅是血與淚、更是殘酷的事實,仿佛第二與第三都不配擁有任何姓名。

    江曉發現自己錯了,他原本還在想著尼爾·穆勒是否有能爬起來領獎,但現實的一幕是:星武世界,勝者為王。

    方星云作為江曉的領隊教師,行走在近30名的華夏國家隊工作人員之中,不大不小的方陣浩浩蕩蕩,相比于其余幾名個人賽的參賽學員來說,這些中年人的情緒似乎更加激動,熱淚盈眶,對著四面八方的觀眾席不斷揮手。

    在現場主持人的指引下,一眾人踏上了領獎臺,幾名西裝革履的男子站在臺上,膚色不一,是本屆星武世界杯的主辦方人員。他們禮貌的鼓掌,看著這支團隊走了上來。

    華夏團隊的工作人員們,自動的站在了后排,讓這群參賽選手們站的稍稍靠前一些,江曉卻是被推到了最前方。

    而江曉的眼神,也定格在了那小桌上的金色獎杯之上。

    這座獎杯和足球大力神杯有些相似,同樣的色澤和材質,形狀都有些相同,但是下方印刻的運動員,卻是只有一名。這樣以來,無論是在外觀上還是在寓意上,都有了很大的差別。

    那金色的獎杯上被刻出了金色的模糊人影,他雙手高高托舉地球,相比于那托舉地球的模糊人影來說,地球部分雕刻的卻是異常精美,在那高低起伏的立體地形上,甚至能精準到氣球上的每一個大洲區域。

    西裝革履的主持人站在一旁,拿著麥克風,低頭看著手中的紙張:“2017年,星武世界杯個人賽,冠軍·華夏·四號!”

    主持人拉著長音,用那怪異的強調念著中文:“江!小!皮!”

    “哦吼!”

    “哇哦!!!”身后眾人的歡呼聲,融入了全場數萬人的聲浪之中。

    “拿獎呀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。”身后幾個隊友將江曉推搡上前。

    江曉一手拿起了那金燦燦的獎杯,這重量卻是出乎了江曉的預料,它遠比想象中的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“?紓 薄?紓

    正在愣神間,領獎臺兩側的禮炮轟然作響,嚇了江曉一跳。

    漫天金色的彩紙與彩帶沖了出來,揮灑而下。

    江曉微微張大了嘴,仰頭看著那漫天飄揚的彩紙,傾灑而下,他忍不住攤開了雙手,透過那鋪天蓋地的金色紙雨,望向了正前方,那南側的觀眾席。

    在那里,夏妍帶著宋春熙的團隊,帶著觀眾席上的所有人,激動的歡呼著,跳躍著,搖擺著手中的小旗。

    江曉也找到了那熟悉的倩影。

    韓江雪十指交叉,雙手成拳,抵在鼻尖上,這樣的姿勢,卻是與之前比賽時她的姿勢如出一轍。

    但是這一次,她雙眸中淚光閃爍,默默的看著江曉。沒再搖頭,而是不斷的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江曉的目光稍顯迷離,腦海中浮現出了一段段回憶,雪原、兵器庫、火山、黑巖山、炎判所、火源山脈、厄夜山、雪山域、暗殿、康克金德......刀、箭、匕首、拳腳......

    一個個枯燥的黑夜,一次次壓抑緊繃的神經。

    雪原中一次又一次的絕望與死亡,厄夜山下千次萬次機械式的抽刀收刀。

    人們總是把誘餌想象成別人,實際上,誘餌是江曉本人,是最純粹的江曉本人。雙倍的成長速度,代價卻是雙倍的壓抑與辛苦,雙倍的苦痛與折磨。

    哪怕是現在,在這最幸福的時刻,還有一個江曉,依舊在那暗無天日的禍影之墟中,與金侶對練,磨練技藝,不曾有半分懈怠。

    人跟樹是一樣的,越是向往高處的陽光,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。

    領講臺上,江曉咧開了嘴,露出了無比真摯的笑容,他仰起頭,再次看向了那漫天飄灑的金色彩屑。

    他右手握著世界杯自然垂下,左手捂住了自己的面龐,心中翻涌的情緒再也忍受不住,滾燙的淚水自眼中滑落,流淌在他那依舊笑容不減的嘴角上。

    如果,

    你們真的知道我經歷了什么......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