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網游三國之神話歸來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臨王庭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收服了荀彧,也就了結了周寧的一塊心病,有了一種念頭通達的舒暢感。

    一個神策軍師放在眼前,卻不效忠自己,那感覺簡直了!

    好在周寧套路深,用一種類似于文字游戲的挖坑方式把荀彧給收了,也算是無奈之舉。

    轉眼,就是十天過后,神話鎮的軍隊已然集結完畢。

    之前的那場大戰中,殲敵數量不少,可是己方傷亡也重。

    周寧將自己能夠購買的士兵數量全部買了,終于將各軍團人數又補充了一些,但還是沒有達到之前的程度。

    高順的陷陣營三千人,典韋的盤龍戟衛五萬人,黃忠的神箭營兩萬人。

    這三個軍團因為后續參戰的原因,死傷數量較小,補充也算是容易。

    關鍵是張遼的勇武精騎,傷亡過半,之前周寧又已經花費了很多的士兵名額,所以只能補充到五萬人,距離上限還差三萬人。

    常山龍騎也有萬余人的損失,補充過后也只到了兩萬人,比之前還少一萬。

    近衛騎兵倒是好補充,畢竟只要花錢就行,繳獲了數百萬匹戰馬,周寧表示能用錢解決的都不叫事兒,隨便賣一點戰馬就夠了。

    十萬近衛騎兵,五萬勇武精騎,兩萬常山龍騎,以及購買士兵多出來的十余萬等階參差不齊的普通騎兵,加上之前大戰后剩下的精銳騎兵,一共將近五十萬人,在周寧的帶領下朝著鮮卑王庭彈漢山所在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風馳電掣般的急行軍,在加速卷軸的加持下,兩天后便到達了彈漢山山腳下。

    此地有不到三百萬的鮮卑軍隊駐守,還有大量的鮮卑平民,之前搗毀了王庭后,由于目標明確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傷,檀石槐重建的很好。

    經歷了慘敗,檀石槐也死了,但是王庭還算是比較安穩。

    因為現在的鮮卑王庭,在檀石槐心腹手下悉羅奧的掌控中,那婁丹分了權,帶著一部分人走了,這里就只剩下三百萬鮮卑士兵。

    至于檀石槐留在嘉樓河畔的一億多鮮卑大軍,在檀石槐死后,匈奴單于刀蒙立刻率軍發起了反攻,雙方打得昏天黑地,完全沒工夫管這邊的形勢。

    “漢升、子龍、文遠,你三人各帶麾下軍團分三路進攻,見人便殺、遇逃不追,今日我等便徹底搗毀王庭,斷了鮮卑根基!!”

    到達地點之后,周寧沒有絲毫耽擱,直接下令。

    在荀攸軍師技奇兵和奇襲的加持下,近衛騎兵、常山龍騎和勇武精騎三大軍團在各自將領的帶領下快速前沖,就連那三十萬普通騎兵在荀攸的指揮下作戰。

    周寧更是帶著已經發展到近六百人的赤焰弓騎直接沖入了王庭之中。

    “殺!!”

    沒有任何多余的解釋,更沒有交流,見面就殺人。

    檀石槐不在了,鮮卑軍隊再多也無用,數倍與己方的軍隊也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周寧麾下的軍團最少都是初級特殊兵種,更有三大名將帶領,誰人能敵?

    黃忠、趙云、張遼三人急速沖入王庭,像是比賽一般,三人殺敵的速度一快再快。

    在悉羅奧被黃忠一刀斬為兩半之后,鮮卑軍隊再一次崩潰了,周寧草原殺神的稱號起了作用!

    戰斗從白天持續到傍晚,不光是鮮卑騎兵,就連王庭中的鮮卑平民也沒有放過,屠刀舉起又落下,真真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士兵潰逃、平民瑟瑟發抖,軍隊沒有刻意的屠殺平民,但已經足夠嚇人。

    當最后一個沒有來得及逃跑的鮮卑士兵被斬殺之后,眾將又帶著人開始驅散這里的平民,不允許他們繼續居住在這里。

    這一刻,鮮卑的信仰終于倒塌,檀石槐死后,這個強大的草原民族再也不復往日的榮光,從此走上了下坡路。

    “啟稟主公,此戰共殺敵七十九萬,斬殺平民超過十萬人,我方傷亡總數不足五萬人,大勝!”

    彈漢山腳下,華美的王庭之中,財寶無數。

    周寧手中把玩著琉璃盞,黃忠等人匯報戰況,是喜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放下琉璃盞,又看了看這奢華的王庭,一腳踹翻了面前的桌案。

    “鮮卑欺我大漢多年,今日大仇得報,傳令下去,明日午時,封壇祭天!!”

    徹底攻破王庭之后,周寧終于可以完成自己當日的諾言,心中頓時升起豪情萬丈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大漢冠軍侯霍去病,率軍遠戰,使匈奴遠遁、漠北無王庭,飲馬瀚海、封狼居胥,流芳百世、傳為千古佳話。

    此后貫穿整個中國古代的將領,沒有人不把他曾經達成的榮耀與成就當成自己一生追尋的目標,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卻幾乎沒有。

    雖然君臨天下只是一款游戲,但周寧做到了,這一刻,漢靈帝冊封的冠軍侯、驃騎將軍,名副其實!

    當晚,周寧犒賞三軍,除開必要的守衛之外,全軍上下,把酒言歡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數百萬里之外的洛陽城,皇宮之內。

    漢靈帝深夜還在御書房中處理奏章,自他繼位以來,這是他最忙碌的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各地黃巾之患日漸深遠,就連他這個沒心沒肺,一心只知道享樂的皇帝都知道著急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深深一嘆,漢靈帝一手撐著額頭,靠在桌上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旁邊侍奉的張讓見狀,立刻將桌上的參茶端來,漢靈帝聞到味兒便睜開眼,在其服侍下喝了一口,又繼續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張讓小心翼翼的放下茶杯,拿著一把扇子緩緩搖著,看著漢靈帝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讓父,有什么話就說,你與朕之間無需如此謹慎。”

    漢靈帝像是知道張讓在看自己一般,也不睜眼,就這么開口了。

    張讓立刻說道:“陛下,奴婢見您連日操勞,卻一點忙也幫不上,只恨自己無用,不能為陛下分憂。”

    語帶哭腔,隱有啜泣之聲,感人肺腑。

    漢靈帝欣慰的說道:“有讓父在,任何艱難困苦,朕都能挺過去。讓父無需自責,這天下亂不起來!就算是亂了,也與你無關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讓再也無法抑制,直接哭出聲來。

    “陛下!奴婢遭受任何非議都能承受,有陛下這句話,奴婢縱死也無怨無悔!!”

    漢靈帝皺眉,問他:“你身上有何非議?”

    張讓連忙搖頭:“沒有、沒有,奴婢說錯話了,奴婢該打。”

    說著,抬手朝著自己臉上扇去,但卻沒怎么用力。

    漢靈帝睜開眼看他,語氣冰冷的問:“朕問你,有何非議,誰敢非議你?”

    雖然語氣不善,但張讓卻沒有絲毫懼怕,因為他知道漢靈帝生氣的原因是有人在非議他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