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回到宋朝當暴君 > 第1810章 1486.三兄弟聚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總共五百多封諫書,雖然有的提的問題多,有的提的問題少,還有重復的,但要閱讀整理完,并非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趙洞庭還要求每個中樞內閣成員都將這些諫書瀏覽一遍。

    這夜,趙洞庭等人都是到夜色頗深時才離開御書房。

    翌日明鏡臺會議繼續。

    在會上,趙洞庭提出昨日選出來的幾個問題讓明鏡們討論。

    如有許多地方因地處偏遠,道路艱險,朝廷的政策未能普及到那些地方的問題。

    再有有些地方因環境貧瘠,百姓的生活始終不能得到改善。

    商人們在有些地方仍是受到歧視。

    甚至有的地方還存在有土紳占據大部分土地,仍舊雇傭百姓做佃戶的頑固老舊問題。

    整個會議過程都頗為熱鬧。

    這些問題都可以說是現在大宋大環境下難以解決的問題,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夠商討出解決方案的。

    就拿最先的那個問題來說,雖然轟天雷的威力頗大,但也不是萬能的。

    以這個年代的建設工藝,還沒法做到在山里邊挖隧道、在山于山之間搭建彩虹般的大橋。

    要讓那些偏僻的村落也融入到這個大社會里,不知道要耗費多少人力物力。

    趙洞庭對此也沒有什么別的辦法,最后只能暫定讓各地官府派遣官吏讓那些百姓遷居。

    雖然這些年來趙洞庭始終鼓勵多生多育,但大宋整體而言還是地廣人稀的情況。

    有的是地方讓那些百姓們聚居。

    其后持續十余日的時間,趙洞庭和中樞內閣成員們都是這樣忙碌著。

    忙到趙洞庭連和吳阿淼喝酒的時間都沒有,溫慶書也沒時間再去鐘府找余敏說女人之間的話。

    吳阿淼到宮中找過趙洞庭數次,每次趙洞庭都在忙碌,這直讓他好生幽怨。

    甚至感慨,整個朝廷都在忙碌,好似就他閑著。

    但這樣的感慨,顯然很快又被這個頗為沒心沒肺的家伙拋到腦后。

    在知道趙洞庭短時間內都不會有什么閑暇后,他挺安逸地呆在家里和柳紅、何家娘子還有他的那兩個印第安妻子玩。

    好在這個時候白玉蟾也是趕到長沙,讓吳阿淼總算有了喝酒的伴。

    趙洞庭卻是連去接待白玉蟾的時間都沒有。

    明鏡臺會議終于是結束了。

    來自于各地的明鏡又陸續回往各地。

    只趙洞庭等人卻也沒有閑暇太多。

    關于那些明鏡們提出的問題,大多數都已經探討出方案。

    但這些政策實施下去之前,當然還得再做斟酌。

    這又是十余天的時間過去。

    轉眼這都接近七月了。

    皇城內這段時間里,每日都幾乎有數十騎疾馳而去,飛鴿也是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以中樞內閣為名義的政令不斷傳達往各地。

    這些政令有的是面向全國各地,還有絕大多數,則是針對少數地方。

    趙洞庭總算是又稍微清閑下來,頭件事,便是將吳阿淼和白玉蟾兩人宣進宮中。

    上輩子大起大落,其實他這輩子只想過悠閑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生來為皇,有些事情,有些擔子,他沒法推卸。

    或許也唯有在和眾女相處,再有和白玉蟾、吳阿淼這些兄弟相處時,他才是最輕松的。

    夜里,白玉蟾、吳阿淼兩人奉召扛著野味進宮。

    趙洞庭已是讓太監在寢宮的荷花池畔架起燒烤架子。

    眾女都很是善解人意的早早呆在自己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當白玉蟾、吳阿淼兩人出現在寢宮門口時,趙洞庭的臉上便是綻放出笑容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免禮。”

    白玉蟾還沒有來得及行禮,便被他給喊住,笑道:“以后沒有外人,便無需拘禮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便帶兩人向著荷花池畔走去。

    白玉蟾笑著點點頭,倒是也沒有再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剛到荷花池畔,吳阿淼眼神掃過地面,便是納悶地問:“皇上,酒呢?”

    趙洞庭偏頭看向不遠處的太監,道:“去酒窖中扛幾壇酒來。”

    吳阿淼不忘囑咐,“記得拿年份最久的,嘿嘿。”

    說著,便自顧自在荷花池畔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已經有太監依著趙洞庭的命令在燒烤架旁擺下十來個水桶,桶里面裝滿了水。

    連他,也沒膽量讓吳阿淼就在荷花池里處理這些野味。

    張茹、樂嬋喜歡荷花,岳?喜歡釣魚,若是他污染了這荷花池里的水,非得給他臉色看不可。

    白玉蟾盤膝坐在趙洞庭旁邊,瞧瞧趙洞庭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趙洞庭道:“有什么話直說便是,怎的露出這副樣子?”

    “皇上,不知明鏡臺中可有佛道等宗門之人?”

    白玉蟾想了想,終是問道。

    趙洞庭微怔,然后笑道: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白玉蟾道:“佛道等宗門如今在民間影響甚大,雖是昌盛,卻也有些弊端。

    皇上難道不打算聽聽這些宗門的聲音么?”

    趙洞庭些微苦笑,“明鏡臺這才剛剛成立不久,是朕疏忽了。

    以后,在佛道等宗門也選出幾個明鏡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在這個時候討論這樣的問題,但沒想,白玉蟾竟然會主動提出這些事來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問道:“你有沒有興趣?”

    白玉蟾仰頭看著星光璀璨的夜空,緩緩答道:“說不上什么興趣不興趣,若是朝廷需要,貧道自是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趙洞庭沒好氣一巴掌拍在這家伙后腦勺上,“年紀比朕還小,在朕面前裝什么深沉呢!滾去幫阿淼的忙!”

    剛剛還顯得靈氣逼人、仙風道骨的白衣道士縮縮腦袋,屁顛屁顛向著吳阿淼跑去。

    然后沒兩分鐘,又被吳阿淼嫌棄,“誒,你到底會不會弄,不會弄就在旁邊呆著!去去去!”

    白衣道士很無辜的坐到旁邊,繼續仰頭看天。

    趙洞庭看著這幕,嘴角緩緩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然后,這笑容還沒有來得及完全綻放,就看到吳阿淼忽的回頭,屁顛屁顛向著他跑過來。

    到面前,吳阿淼捂著自己的屁股蛋,臉上卻是帶著賤笑,眼中放光,“皇上,竹林?

    試試竹葉的滋味?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趙洞庭冷笑,“只要你不怕被娘娘們治罪,你隨意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還是去雪隱吧!”

    吳阿淼捂著屁股,一溜煙兒跑開,連輕功都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雪隱,既是廁所。

    趙洞庭慢悠悠走到旁邊,清洗吳阿淼還沒清洗完的野味,同時對白玉蟾道:“阿淼過些時日怕是還得要回去南美洲,你要是有空,就多來皇城走幾遭。

    你們都不在,朕在這宮內,有時候其實挺無趣的。”

    白玉蟾點點頭,“過些時日,貧道準備來長沙長住。”

    趙洞庭微愣,“那你的道觀……”    白玉蟾笑道:“現在道觀里其實也沒有太多需要貧道處理的俗事了。”

    趙洞庭咧嘴笑,“這樣最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想了想,又道:“不如你到卿天監任職,朕再給你選些人,設立天文臺,讓你能夠專心研究金丹之道和這浩瀚宇宙,如何?”

    白玉蟾瞬間動容,“貧道多謝皇上。”

    除去金丹道外,他最感興趣的便是這個宇宙的奧秘。

    而這兩者,又是相輔相成的。

    有卿天監的往年資料作為基礎,再有趙洞庭調撥的人手,他說不得能在金丹之道上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等吳阿淼回來的時候,趙洞庭已經開始在燒烤架上燒烤一只珍珠雞。

    吳阿淼笑瞇瞇又去忙活他的。

    這夜,兄弟三個在荷花池畔直喝到天上繁星幾近全部隱去才散。

    沒誰用內氣逼出酒意,吳阿淼和白玉蟾離開時,都是搖搖晃晃走出的大院。

    趙洞庭迷迷糊糊走進朱青瓷的房間,卻沒想,這夜朱青蚨卻是陪著姐姐在睡覺。

    其后的事情自是不必多提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