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回到宋朝當暴君 > 1781.兄妹秘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時間轉眼到三月的下旬。

    渤泥。

    有十數艘很大的船在渤泥沿海的港口城市靠岸,文萊。

    這十數艘海船上都掛著兩面旗幟,一面是渤泥的,一面是大宋的。

    這說明這些船乃是渤泥、大宋之間的商船。不管是官商還是私商,基本上掛著這樣的旗幟,那些海盜便是不敢惹的。

    現在在大宋以東的海域里,誰敢找大宋商船的麻煩,那絕對和找死沒什么兩樣。

    浪聲滔滔。

    船只跟著海浪輕輕搖晃著。

    待船只終于停穩當,有翩翩公子從為首的也是最豪華的那艘船的船艙內走出來。風度翩翩,氣宇軒昂。

    這當然是女扮男裝的阿詩瑪。

    她在大宋、在趙洞庭面前是女子。在這渤泥,可從始至終都是親王殿下。

    而船艙外,那些由將士裝扮的水手們現在都已經跪倒在地上,向著港口岸邊方向。

    因為渤泥的國王就親自站在那里,帶著大臣和將士。有旌旗招展。

    他特意從國都跑到這文萊城來,迎接阿詩瑪回來。

    阿詩瑪順著橋板走下船,到渤泥國王面前,正要行禮就被渤泥國王扶起,“王弟你就不用多禮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王兄。”

    阿詩瑪對渤泥國王說。

    渤泥國王點點頭,拽著她的手,“這趟大宋之行可是順利?糧草可否已經安全送達大宋境內?”

    他后面的那些大臣都豎起耳朵。

    這對渤泥來說也是頗為重要的事情,因為要是那些糧草沒送到大宋境內,說不準以后大宋國會興師問罪。

    他們可吃罪不起。

    遠在渤泥的他們自是不知道,這個時候大宋的洪災都已經度過去了。

    阿詩瑪任由哥哥牽著自己的手,道:“請王兄放心,臣弟已經將糧草送到大宋軍中。來往途中,都沒遇到什么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嗯,嗯!”

    渤泥國王連連點頭,“幸得有王弟你輔佐,這讓孤輕松了許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便牽著阿詩瑪向馬車走去。

    長長的隊伍跟著起駕。

    從港口到文萊城里邊,再到城里面的某個宮殿。這宮殿還有些大宋宮殿式樣的影子在里面。

    這是歷代渤泥國王的行宮,已經有些年頭。當初建造這行宮,是因為某代國主看重這文萊城濱海,環境優美。

    才剛到行宮里面,渤泥國王就把跟在后面的臣子們給打發走了。只帶著阿詩瑪到他休憩的那個院子里。

    院子外面有侍衛,里面,只有婢女。

    國王剛走進去,就對那些婢女揮手道:“你們都退下!”

    然后拉著阿詩瑪在院子里坐下。

    那些婢女們都退出院子去,整個院子里就剩下兄妹兩人。

    阿詩瑪臉上的英氣瞬間消失,變得柔美起來。沒做任何的改變,卻轉眼間好似由翩翩少年郎變成絕色佳人。

    她就是具備著這樣的神奇。

    還好渤泥國王已經是司空見慣,他滿臉溫和笑意,又問阿詩瑪道:“順利不?”

    這回問的顯然不會再是航海途中順利不順利。

    阿詩瑪輕輕咬唇,露出嬌羞之態,隨即點了點頭,“已經有三個月了……”

    渤泥國王霎時露出狂喜之色來,看向阿詩瑪的肚子,“是……天帝的?”

    阿詩瑪又點頭。

    除去他,還能有誰能讓她心甘情愿的那樣呢……

    “那天帝他知道嗎?”渤泥國王又問。

    阿詩瑪搖搖頭,“他不知道的。王兄你交代的,我都記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聽著這話,渤泥國王臉上的興奮之色淡去許多,嘆息了聲,道:“阿詩瑪,是因為哥哥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阿詩瑪搖頭,“只是覺得有些對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渤泥國王沉默,有十來秒沒說話。

    然后才又說:“等回國都,你便安心養胎,將孩子生下來。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說,可好?”

    阿詩瑪眼中流露出些希冀之色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渤泥國王摸了摸她的臉蛋,笑道:“看樣子等你把孩子生下來,就要離開我這個哥哥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臉上有幾分遮掩不住的不舍,也有無奈。

    阿詩瑪奉命去大宋送糧,卻以花魁身份出現在長沙。這當然不是阿詩瑪自己搞怪,而是她和渤泥國王商議定下的。

    借種。

    從阿詩瑪到大宋的最開始,真正的目的,就是想和趙洞庭懷上孩子。

    懷上她和趙洞庭的孩子,卻有不會和趙洞庭相認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要將這個孩子交給自己的哥哥撫養。這個孩子生出來以后,將會是渤泥的王子殿下。

    他的生母當然不能是“親王”,而是當今的王后。

    渤泥國王沒有生育能力,為渤泥王室血脈繼續延續下去。他們能夠想出來的,也只有這個辦法。

    現在的渤泥國王雖然還年富力強,但如果再過幾年還沒有生下子嗣,國內流言蜚語只會更甚,到時候,會發生大亂。

    王室是不能沒有接班人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畫面再到南京路宋城。

    由軍機內閣派出的使者緊趕慢趕到宋城內,見到坐鎮在宋城內的文天祥還有蘇泉蕩、岳鵬等將。

    文天祥他們知道軍機內閣有使者到,全部都匯聚到大殿內。因為他們知道,軍機內閣定然代表著皇上的意思。

    這不過是皇上以軍機內閣的名義發號施令而已。因為連軍機令文天祥都在這,軍機令沒有別人會傳命令到這宋城。

    尤其是以蘇泉蕩最是激動,眼中的期待之色根本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這是皇上下達的繼續攻元的旨意才好。

    這短短的十余天,已經是又快要將他給逼瘋了。下面將士們的請求、吶喊聲也更高了。

    他們建康保衛處的敵人就在不過百里外的開封府內,而他們,卻只能在這里無力地遙望著。這種滋味,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軍機令、岳帥、蘇帥……”

    軍機內閣派出來的使者是兵部的一個侍中,見過文天祥、岳鵬他們,剛進殿,便給他們施禮。

    “唐侍中,來,請坐。”

    文天祥從座位上站起來,對著看起來風塵仆仆的唐侍中擺手。

    唐侍中便到旁邊坐下,然后對文天祥道:“軍機令,下官此來,是帶著軍機內閣的命令來的。您過目。”

    說著從胸襟里掏出封信,遞給文天祥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