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永恒之心 > 第496章 血蓮圣女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www.ekbagd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任冰現陳宇逃走后,并未第一時間追出,那樣做的話,就相當于舍棄邪陰老祖的私藏。

    他對陳宇痛恨萬分,這使得他心中甚是糾結。

    和任冰一起的另外四名歸元境,也沒有急著動手。

    那兩姐妹身懷中品靈器,實力極強,更何況旁邊還有斗笠男和萬寶光。

    “不是異族?而且那歸元境后期,認識跟我們組隊的黑袍人?”

    萬寶光內心思緒飛快閃過。

    事情與想象中的不同,異族強者沒有來,而是另一批強者降臨。

    而且,這批強者中的歸元境后期,還認識陳宇,一出手便是殺招。

    更令他驚訝的是,陳宇硬抗這名歸元境后期一擊,安然無恙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看來那黑袍人一直隱藏著實力。”萬寶光頭一次覺得,現在的年輕人城府也這么深。

    再看看任冰等五名歸元境嚴肅深沉的神色,萬寶光內心不由一顫。

    “他們想要奪寶,但擔心我們和這兩姐妹聯手……”

    萬寶光瞬間猜出敵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事實上,他也想過這一點,但不切實際。就算他們幾個聯手,看上去也是敵人的實力更強。

    況且,萬寶光壓根不想跟邪化后的雙胞胎姐妹聯手。

    “各位,這事在下不參與了,還請各位開一個方便之門,讓我離開。”

    萬寶光放低姿態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斗笠男也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那四名歸元境看了任冰一眼,現他沒什么異樣,四人為的黑袍老者道。

    實際上,他們也希望這樣,不然對付那兩姐妹還有點困難。

    而任冰考慮的更多。

    他若追殺陳宇,則要錯過這里的寶物,留在這里的話,豈不是又要放陳宇一命。

    此刻,萬寶光跟斗笠男主動退走,正合他心意。

    這兩人一走,剩下的兩姐妹,黑袍老者四人足以應對,而他可以去追殺陳宇。

    嗖!嗖!

    萬寶光和斗笠男竄了出去,能夠離開,他們才不會跟雙胞胎聯手去對付這批強者。

    “不,真正的寶物被他們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兩姐妹立即叫道。

    “當我們是傻子嗎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不屑一哼。

    進來的時候,他們都聽到,是這兩姐妹得到寶物,想要殺人滅口,而且戰斗情況,也是這兩姐妹占據上風。

    另外,這兩姐妹手中的中品靈器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兩姐妹這樣說,是想干擾他們,求一條活路,但他們怎會中計。

    “這里交給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任冰立即道。

    “任長老放心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露出一絲溫和笑容。

    任冰一走,到時候他們殺了這兩姐妹,對于戰利品,還能私藏一些。

    畢竟任冰不在場,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搜刮到了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說完后,任冰化作一道黑色殘光,離開邪陰塔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他便追上了剛離開的萬寶光和斗笠男。

    兩人倒是嚇了一跳,以為這位魔道歸元后期是來截殺他們的。

    可是任冰壓根沒管這兩人,與他們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看著任冰遠去,萬寶光和斗笠男互相看了一眼:“這歸元境后期定是一路追蹤過來的,他們兩個到底有什么仇恨。”

    能讓一名歸元境后期如此大費周折,放下寶物不管,也要殺掉陳宇,對方究竟做了什么得罪這名歸元后期的事。

    “這已經不是我們該擔心的了,這次探險結束,姜塵,后會有期。”

    萬寶光看向斗笠男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后會有期。”

    對于萬寶光猜出他的身份,姜塵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看著姜塵離開,萬寶光不由感嘆:“它日此人必定揚名云照國!”

    姜塵是上上屆學院大比天劍學院的學員,他沒有龐大的家世,在大比中奪得第三,后來加入四大家族的葉家。

    然而,他只是作為客卿,所以葉家并未給予太多資源,姜塵便依靠自己的本事,外出歷練,尋寶探險。

    在塔內的時候,姜塵表現出的實力,已經接近歸元境中期巔峰,相信半年后的天驕茶會,定會大放光彩。

    不過,那黑袍人又是誰呢?隱藏的那么深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陳宇雖能短期爆出歸元境后期的度,但無法持久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便察覺到后方涌來一股強大的威壓,來者正是任冰。

    “陳宇小兒,當日易瀾天救你一命,今日你能逃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任冰大笑一聲,聲音略有些顫抖,他這是太興奮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,不會有人來幫陳宇,他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不過,陳宇背后有一雙黑色殘翅,似乎能增幅度,短時間內還難以追上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任冰手臂揮動,黑色真元環繞在他手臂之上,卷起一層漆黑狂風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他猛的一揮,一道龐大無比的黑色風刃,朝陳宇轟擊而去。

    對付逃跑的敵人,就要使用大范圍殺招,令對方躲無可躲。

    “吞云魔拳。”

    陳宇的拳頭上形成一股吸力,四面八方的魔意和天地元氣,聚集而去,形成一個巨大的魔拳虛影,其上有著一道道猙獰的黑色紋絡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只龐大的黑色拳沖天而起,越來越大,撞擊在黑色風刃之下。

    兩者交織片刻,黑色拳芒將風刃擋住了。

    同時,陳宇借助這一拳的反作用力,爆出更快的度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,實力已經這么強了。”

    任冰內心微驚,對陳宇殺意更濃。

    雖然剛才那一招,他只是隨意施展,卻也不是一般歸元境初期巔峰能擋下的,但陳宇做到了。

    任冰不急不躁,再一次與陳宇拉近距離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你往哪里逃?”

    任冰低喝一聲,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陳宇取出一張符篆,這正是遺跡內萬寶光給他的。

    真元灌入其中,符篆慢慢消散,化作一股龐大的風道力量,附著在陳宇身上。

    陳宇只要稍微一運用,這股力量便推動著他前進。

    頓時,陳宇爆出歸元境后期的度,再加上黑色殘翅的增幅,度更快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陳宇掀起一層狂風,與任冰拉開距離,越來越遠,甚至要消失在視野中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竟還有增幅度的符篆。”

    任冰面色陰沉,自己追殺一個歸元境初期巔峰,半天都沒什么成果,這讓他很是不悅。

    “魔光法遁!”

    任冰身上黑色魔氣升騰而起,散出幽幽黑光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他身上陡然爆出驚人的威勢,整個人度暴增,直沖而出。

    陳宇的符篆,只有十息的時間,而任冰的度遁法,遠過這個時間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被任冰追上。

    陳宇一臉陰霾,心中十分惱怒。

    雖說他曾與赤炎王聯手,重傷過歸元境后期。

    但鐵遠山那種偽歸元境后期,和任冰這種真的歸元境后期,是有區別的。

    況且,當時為了對付鐵遠山,他也是手段齊出,最后并沒有殺成。

    如果陳宇停下來與任冰一戰,拿出所有手段,很大可能也能逼退對方,但很難殺死。

    到時候,陳宇的諸多底牌暴露,任冰隨意宣揚一下,陳宇就會被諸多歸元境強者給盯上,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所以,沒有殺死任冰的把握,一些底牌例如九骨魔靈劍,陳宇還不想暴露。

    因此他才逃遁。

    “魔舞。”

    任冰忽然伸出雙爪,猛的一抓,正前方忽然黑氣翻滾,形成一條條魔柱,肆意的狂舞。

    陳宇更擅長直線,拐彎的話,也更容易被追上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陳宇被一道魔柱掃到,體內氣血一震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他身形向后飛去,陳宇立即催動第三條魔紋,施展魔鱗戰鎧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后方,又是一道魔柱撞擊而來。

    “魔滅之爪。”

    陳宇催動第一條魔紋,魔爪一掠而出,可怕的破壞力將那一道舞動的魔柱擊斷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,任冰已經降臨,一股可怕的魔道威壓,轟壓而下,使得天地昏暗無比。

    陳宇雖在下方,他抬頭看著任冰,身上魔意爆而出,直沖云霄,與任冰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“你別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陳宇冷喝一聲,氣勢更甚。

    若任冰真死死相逼,陳宇別無他法,只能取出九骨魔靈劍,喚出赤炎王,全力一戰。

    這一戰,自己或許會暴露底牌,被推到風口浪尖上,但任冰殺他不成,名聲也會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任冰內心微驚,到了這種田地,陳宇竟沒有絲毫畏懼,而且這精氣神完全不是裝出來的,他到底哪來的勇氣?

    下一刻,任冰臉上殺機再現,他剛才竟然因為陳宇的氣勢和那句話,有所猶豫,真是丟臉啊。

    “我不止欺人,還要殺人。”

    任冰眼中兇光彌漫,一股可怕的真元升騰而起。

    陳宇目光深沉冷靜,已經做好了準備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時。

    轟呼呼!

    后方天地出現一團血云,以極快的度擴大,散著龐大的血道威壓。

    憑借那威壓,陳宇便感覺,來者可能比任冰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黑獄盟的其它強者?”

    陳宇內心微動,若真是如此,此番自己全力出手,恐怕也沒有意義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任冰眉梢低下來。

    那股氣息,他有些熟悉,任冰已經能猜出來者是誰。

    不過,她怎么會過來?

    任冰這次外出,并沒有驚動多少人。

    而且他要殺陳宇,她為什么要趕過來?

    瞬間,天空被染上一層血紅。

    陳宇轉身便看見那一團翻滾的血色光霧中,飄立著一明艷動人的女子,她眉心印有血蓮印記,身穿華麗的血色蓮花裙,冷峻的目光淡淡的俯瞰下方,落在陳宇深山,眼眸內異樣的情緒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陳宇霎時愣住了。

    這忽然出現的血道強者,自己竟然認識,正是當初在血葬園分別的童玉玲。

    “血蓮圣女,你來此有何事?”

    任冰氣勢微斂,略有些忌憚的問道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91真人游戏